我们的教育每天都在杀死孩子

  我们的教育每天都在杀死孩子!据报道,2018年10月29日,陕西的一名初中生小明(化名)被班主任强制带去理发理成光头,也不知是不是出于故意,小明的头发被剪得极其之短。此后,小明性格大变不愿再去上学,声称要想他去上学,除非班主任提头来见。当然,班主任并没有提头来见,家长苦劝无果后就去学校给他办理退学手续。谁知,小明竟然趁着家里无人就跳楼自杀了。

  发生这样的事情,虽然令人痛心,但也不意外。估计有不少教师读者和家长会为那名高度认真负责的老师鸣不平,他只是不幸遇到一名脆弱的学生罢了。他对学生严格,对留长发的男生强行带去理发,如果没有这个学生自杀,他该受到广大家长的认同和赞誉,而不是接下来接受调查,承担责任。
  且慢!不是这么回事。虽然这名班主任老师的做法在全国不少中学中并不鲜见,甚至堪称常态。一所中学校,而且往往是家长们趋之若鹜的重点中学校,通常都有对学生外形着装的严格规定,比如禁止男生留长发之类。我20年前曾经访谈过的一名北京名高中的教师,当年他的学生荣膺了北京市高考状元,就以军事化的严格管理而著称,而成为京城名师。他对男生的发型要求就是就是板寸,稍长就必须去剪掉;女生必须短发,不能披肩。
  问题是,这样的做法是不对的!中学生都是青春期的孩子,正处于人格和社会性发展的关键敏感时期。学校和教师尊重他们,他们就会学会尊重他人;学校和教师不尊重他们,他们就适应并学会不尊重他人。一名青少年学生的外形着装,只要不是明显离经叛道,伤风败俗,学校和教师就应该宽容对待,以示尊重。这是在向年轻人示范和教导“尊重”。
  强制要求学生外形着装必须符合严苛的标准,目的不是为了学生,而是为了训练学生服从,服从学校和班级纪律,方便管理;服从教师指令,埋首于课业学习不遑他顾。

  中学校这些强制性的所谓管理要求,必然带来的副作用就是学生丧失权利意识,塑造权威型人格,损害学生自尊水平。从心理学角度,类似严苛管理高概率培养出来的学生即使学业有成,也往往表现为要不退缩、怯懦;要不自恋、冷血,而且在不同社会情境下在这两极摇摆,唯独难以培养出温和、坚定、勇敢的特质。

  如果遇到敏感、脆弱、执拗的青少年学生,粗暴地强行要求理发的行为足以给学生带来严重心理伤害,带来创伤性心理后果。要知道,出现强行理发剃光头的其它社会情境,一是刑事拘留收监前,一是奥斯维辛集中营收容前。
  我不认为责任就应该落到那名倒霉的班主任老师身上,他所做的不过是中国大陆数以万计、十万计认真负责的班主任老师常常做的罢了。要检讨和反思的不仅仅是教师、校长、教育官员,还包括父母、社会大众,我们为什么不能尊重我们的孩子?尊重我们青春期孩子的积极成长?孩子们未来要适应的是全球化和信息化更加普及深入的社会,而不是食古不化的教师、校长、官员、父母所习惯和自以为是的传统。
  我们的教育每天都在杀死孩子,每天。